采蘑菇 俄罗斯的“安静狩猎”

阅读 226 次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-10-29    

在人们印象中,俄罗斯人是那种“干完一瓶伏特加,就敢与熊搏斗”的豪爽派,怎么能与在森林中蹦蹦跳跳、提着小篮子采蘑菇的可爱模样联系起来呢?但实际上,在俄罗斯,上至总统普京,下至平民百姓,无论男女老少,都对采蘑菇情有独钟,这几乎已经成了一项全民运动。

大自然的珍馐

蘑菇是一种独特的美味,通常生长在潮湿且养分充足的地方,寄生在有腐殖质的树根底下或者是有树叶的地上。而俄罗斯森林资源丰富,这也是野生蘑菇生长的乐土。目前全世界记载可食用的蘑菇有上千种,但能够人工培育的食用菌种类并不算多,不少鲜美的野生蘑菇只能寂寞地开在深山老林里,静静地等待人类的采摘。而俄罗斯森林中生长着数百种食用菌,每年吸引着俄罗斯人提上篮子,深入森林腹地。

如果说采蘑菇是一门需要天赋、经验、观察力和注意力的艺术,那么世界上或许没有比俄罗斯人更热爱这门艺术的了。为了采蘑菇,俄罗斯人往往在一大早就前往森林,长裤长袖、胶靴、篮子或小桶,再戴一顶帽子,这是采蘑菇时的标配。来自俄罗斯乌法的谢尔盖已经有四十多年的采菇经验了。他说,采蘑菇时不要用刀切断蘑菇的根部,也不要连根拔起,这样来年还会长出新的蘑菇。这也是人类感恩自然的馈赠所能做的唯一回报。

俄罗斯人将采蘑菇这项活动称之为“安静狩猎”,无论男女老少,都会参与进这个全民活动。俄罗斯民间许多采蘑菇爱好者为寻找志同道合的人,开设了俱乐部和论坛,甚至成立了俄罗斯蘑菇采摘者联盟。每年秋天父母们就会带上孩子去郊外的森林里散步,采蘑菇,呼吸新鲜空气。俄罗斯甚至有一则笑话:采蘑菇的人对蘑菇说的情话比对老婆说的还多。

有着甜美酒窝的俄罗斯姑娘艾丽莎告诉笔者,在她的家乡堪察加,在一望无际的苔原上,爬满了大片的鸡油菌、牛肝菌和卷边桩菇。她说:“从三岁起,每年秋天父母就会带我去苔原上采蘑菇。和森林不同,长在苔原上的蘑菇没有遮挡物,让人一目了然,有的蘑菇能长到汤碗那么大,我们带上桶和篮子,每次能采十几公斤蘑菇回来。”

每个俄罗斯家庭主妇都深谙蘑菇烹饪之道,采回来的蘑菇可以油炸、煮汤或者晒干储存。腌蘑菇一直是俄罗斯人最喜欢的下酒菜之一。谢尔盖说,他喜欢做蟹味菇烤土豆、醋渍榛蘑和盐渍松乳菇,但他最喜欢的还是能与自然亲近。“无声的狩猎是为了与自然交流,与自然独处,远离喧嚣和一切表面的东西。这就是我认为俄罗斯人喜欢去采蘑菇的原因。”

重要食物来源

除了蘑菇本身美味的原因,俄罗斯人爱采蘑菇还是历史和文化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首先,俄罗斯气候和自然条件使得蔬菜和水果的种植种类受限,过去也没有大规模的畜牧业,一些高纬度地区在战争和农作物歉收时期更是粮食短缺,因此富含蛋白质、有“素中肉”之称的蘑菇就成了平民百姓的重要食物来源。只要带一把小刀、一个篮子,去一趟雨后的森林,就能享受到大自然的恩泽。人们大量采摘蘑菇储存起来,这样就不怕寒冷的冬天没有食物了。

早些年间,人们采蘑菇并非为了爱好,而是为了生存,当时蘑菇是人们重要的食物。据统计,2003年俄罗斯的人均年食用蘑菇量有3公斤之多,其中野生蘑菇占到了八九成。近几年人们购买售卖的栽培蘑菇才渐渐多起来。

此外,俄罗斯东正教斋戒期间,不能吃肉、奶和鸡蛋,而蘑菇则可以和蔬菜、煎饼搭配,成为人们重要的肉类替代品。

关于1699年莫斯科及全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阿德里安为外宾准备晚餐,曾有这样一段著名的描述:“三个牛肝菌馅饼,两个乳菇馅饼,辣根凉拌牛肝菌,乳菇凉拌黄油,松乳菇拌果汁和黄油……”

缓解社交尴尬的神器

由于俄罗斯人对蘑菇的喜爱,蘑菇也成了缓解社交尴尬的“神器”,只要说到蘑菇,人们的话匣子就打开了。因此有人说,蘑菇在俄罗斯社交中的地位就像天气在英国人社交中的地位。而在俄罗斯小朋友的启蒙读物里,就有各种牛肝菌、松菇等,这些词汇对他们来说就是日常用语。

现在俄罗斯人到森林里采蘑菇,不再是为了填饱肚子,而是为了亲近自然,缓解压力。呼吸森林中新鲜的空气,远离城市的浮华,像自己的祖先一样凭借收集食物的原始本能寻找躲藏在林间的蘑菇,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啊。

俄罗斯作家亚历山大·格尼斯说:“蘑菇就像一块磁铁,在它和猎杀它的人之间存在着一种无形的、神秘的联系。这甚至不是狩猎,而是没有赢家和输家的捉迷藏,没有受害者。”“每年秋天,这种慵懒的激情驱使数百万人走出家门,走进森林,与蘑菇约会。”(来源:环球时报)